TensaiFuji

俺滴个亲娘。。东方朔的大舅子的老婆,是咱傻蛋的三妈。。。

我勒个去,刷刘彻的时候发现东方朔的老婆居然是我们曲和他妈。。。。这辈分闹的。。= =+++

看不到画面的时候,声音越发的好听了,好像深色的天鹅绒,低吟的琴弦,恰到好处的红酒。


考虑做个电台节目吧凯老师!


卧槽!节目里提到靳老师了卧槽!声音同框!(


妈妈呀我也想看凯宝拍的mv!哭唧!

相爱的人啊,若愿意共度,丢一枚钱币,等月儿圆~(不是

北京台今天开播的谍战剧面具,第二集里有个情节是句号演的老师在课堂上点名,点到的第一个名字是“鹿晗”。。。


剧组是疯了么……ಠ_ಠ

天爷啊我终于刷完龙器了。。。金四爷出殡那里真是泪目。。。光绪居然是周一围。。。


所以男人是不是都特别喜欢这种左一个女人喜欢我,右一个女人也喜欢我,怎么办我被夹在中间好烦恼啊好烦恼,的戏码。。。感觉最近遇到不少剧都是这个模式啊科科

唔,最近看文看到这三个错特别容易暴躁:把“再”写成“在”、把“棵”写成“颗”、“索性”和“所幸”混用。

偏偏还到处都能看到,唉。

说起来以前从来没觉得“养”这个字有什么特别的,文里剧里看得多了,也不过就是主人公的情趣而已。


可等到遇见了楼诚,才觉出来这个字的味道,念着简单,细咂摸起来,却蕴含着积累多年的情感和无法计数的温柔。

我宣布,从今天开始,我等到花儿都谢了,是我最喜欢的西皮曲(你谁


不知道为啥最爱他第一遍那几句“会不会”那里,节奏狠狠地戳我的小心心。


去武汉一趟get了清蒸武昌鱼的美味。吃了几条以后感觉自己成了薄靳言(不是

啊。。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好这么乖这么可爱的宝呢。。。啊啊啊。。。哭唧😭